手作鏡框。光景手造

Text: Anson Cho  |  Photo: Edward So

1501_craftsmanship總是認為,像日本眼鏡職人如詩如畫般的工藝剪影,必然要遠赴福井縣鯖江市,這孕育無數手造眼鏡達人的重鎮,與工匠推心置腹的交友,才能有機會一睹手作鏡框的端倪,甚至可以度身訂造一副屬於自己的鏡框。原來,造夢不必太遠,香港亦有專門手造眼鏡的小工作室,跟工匠溝通也不用日語,說回廣東話就好。這次專誠拜訪位於葵涌工廈一個小單位,正是這本土手造眼鏡工作室的基地 — 光景手造。

失傳工藝?
話說,光景手造的誕生,全由Riff一個小念頭開始。「我的鼻樑不高,總是很難找到適合自己的眼鏡,即使我本身是眼鏡設計師,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。我唯一想到的,就是親手為自己度身打造一副,既然自己有相關知識,又喜歡手作工藝,倒不如試試看。」於是,他租了一個小單位,開始研究和學造眼鏡,其時2010年。

自家設計兼製作的本土鏡框,說來有點匪夷所思,自香港全盛的輕工業年代過後,手作工藝逐漸式微,多虧長春社力挽狂瀾,嘔心瀝血羅列了香港非文質文化遺產的名單,當中更包含了大量傳統工藝,然而,手作眼鏡卻無緣列在其中。「我曾上網research過,很多國內、行內著名的眼鏡廠,過往也是從香港發跡,當時的集中地正是九龍城寨,只是後來工業生態陸逐北移,以致很多師傅和技術流失了,眼鏡製作這手藝一下子經歷斷層,沒成功地傳承到下一代。我曾嘗試聯絡一位依然在港的眼鏡師傅,但卻沒有回音。」

沒有拜師學藝的契機,Riff只能摸著石頭過河,嘗試自學。「多虧我本來是眼鏡設計師,對鏡框構造有認識,不然苦無頭緒。開初半年,我自己試著製作鏡框,慢慢拿捏當中技巧,從板材的篩選、界板、鏡圈大小的控制、切割的技巧等等練習,當時我自製的成日都是送給家人和朋友試戴,看看效果怎樣,聽聽他們的意見。」

矜貴。因為只適合你
後來光景手造漸上軌道,Riff亦邀請了舊同事Twiggy和舊同學Macro加入,開拓了客戶群。「很多客人都告訴我:『好了,香港終於有了度身訂造眼鏡的地方。』我認識一個客人,他真的在日本訂造眼鏡,價錢大概兩三千港元,不算太貴,但這亦只限經常往來日本的香港人,普通人若專程去造,成本就變得高了。」我也曾訪問過日本回流香港的眼鏡達人,要在日本尋得一流眼鏡職人替你打造鏡框,價錢當然不斐,但真正難題卻是要贏得職人的信任,他要確保你必然是個愛鏡之人,才肯為你動手,若果是土豪去敲門,必定慘吃檸檬。「若去到高端眼鏡職人店,如泰八郎,即使你指明要的款式,店員也不一定順你意,他認為這鏡框是真的適合你,才肯賣。」

那一副度身手造的鏡框如何矜貴?「夠獨特。外面的成品眼鏡款式固然是多,但終究你找不到一副能百分百適合自己的,畢竟每個人的臉形五官口味也各異,度身訂造的好處是你可以構造理想中的鏡框。」從板材的顏色、鏡圈大小和形狀以至奇形怪狀的切割面,手作的都能盡量迎合你,尤其面形獨特、眼突、鼻樑偏高或矮的用家,也可以透過不同的鏡框孤度和鼻托調較。「即使是你買歐洲或日本高端品牌的鏡框,你亦不能保證它的所有細節,如鏡臂、鼻托能足夠refined,而且你也不能把鏡框寄到外國要求品牌替你修改,因此光景手造希望達到的,就是百分百度身訂造的舒適感,有幾fine做幾fine。」

鏡框製作略程
也許你不知道,一個完整的鏡框,從零到完成,涉及百多項大大小小的工序,我當日身在光景手造的工作說,聽三位成員「略略」簡介亦已大開眼界,版面有限,我也再簡化地展述一副鏡框的生產流程。

個人化時代
要一向推崇東瀛、來佬貨的香港精叻消費者轉投本土手作,光景手造所面對的挑戰除了是人力、成本,還有客人的心理因素,但手工藝的價值往往是從細節彰顯人味。「日本和歐洲眼鏡各有所長,歐洲的形態、用色前衛大膽,日本的雖然傳統,但造工細膩,職人的手工紮實純熟,冠於世界。我們要做的反而是如何擊中香港人口味和市場,既要突出手工味,亦要迎合不同用家需要,例如一個專業人士需要的手作眼鏡跟一個要求時尚形象的用家,兩者就已經非常不同了。」慶幸,近年眼鏡熱潮之盛,不論男女老少都來湊熱鬧,市場潛質鉅大。「眼鏡已經慢慢成了個人icon的象徵,結合功能的實用性需要,亦是一個百變的時裝品,你看,蘇永康已有幾十副眼鏡了呢。」

本地工藝小工作室要生存和發展,正是從個人化品味另闢新徑。「這幾年,愈來愈多像我們這類的小規模作業的工作室在工廈誕生,皮革、首飾、服裝也好。大家更熱切追求真正個人化的產品,因此度身訂造的眼鏡必然應運而生吧,最重要是無論我們作為製作者,客人作為消費者,都可以享受當中的過程。」
光景手造 madebyavision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adebyavision
地址:葵芳大連排道144號金豐工業大廈二期24樓Q室
電話:60963766
價錢:$1,800up